首页 典型榜样
退役军医赵宏兵:退役只是战场转移 在哪里都得“战斗”
发布时间:2021-08-03  点击数:0

从戎,保家卫国;行医,救死扶伤。

“退役”,是一名军人整个军旅生涯最不愿意提及的两个字。2019年5月,从戎24载的赵宏兵退役了。即便再也听不到军营的哨声,但这并不妨碍他继续完成白衣天使的使命:患者的呼声就是命令,让他仍旧战斗在诊室里、病房中。

脱掉了军装,军心仍然在赵宏兵的胸膛中燃烧。

脱下军装,他不再是他,但他依然是他。

以前的赵宏兵,是军人,是医生。如今,他以曾经是军人而自豪,依然“战斗”在救死扶伤的“战场”。

赵宏兵1_副本

退役军医赵宏兵

一盏在废墟中点亮的灯

和无数军人一样,军旅生涯就像一座航标,领航着赵宏兵的人生道路,使他一次又一次在选择和困境面前,变得果敢而豁达。

许多年以后,如果有人问起赵宏兵人生最难忘的时刻,他一定会把时光拉回到2008年那个春夏。

2008年5月12日14:28,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汶川县映秀镇发生8级地震。近2000公里外的解放军第456医院,正在参加护士节庆祝大会的医生赵宏兵仿佛感受到了大楼的不自觉晃动,当晚的新闻联播里,他得知了这次大地震的情形。

军医,担负着为人民群众抗震救灾的责任。那晚,赵宏兵觉得医院应该会有救灾的安排,心里也做好了前往四川救灾的准备。

果然,当晚解放军第456医院组成应急医疗队,紧急集合70多位医护人员到医院操场集合。“根据上级传达的任务,我们要出一支30人的队伍。”10多年后,再次回想起当时的情形,赵宏兵仍热血沸腾。

“领导会一个个点名,被点到名字的医护人员答到后出列。”最终30人集结完毕,“院长问了一句‘这30人里有没有家庭或个人有特殊困难的?’所有人整齐回答‘没有!’”铿锵的声音响彻云霄。当晚,带上抗震救灾和个人生活物资,这支军医队伍一路向西。

余震不断,逆险向前!

在汶川地震最前沿的龙门山镇,电力塔、信号塔、房屋……全部倒塌,没电、没信号、没屋子,那里一片废墟。

由于赵宏兵所在的队伍带了两台发电机,他们发起电后,扎起了营盘,并在帐篷高处点亮了一盏灯。

黑暗的环境下,人们对光明有着近乎执念的渴望。

就是那一盏在废墟中点亮的灯,给黑暗中担惊受怕的老百姓带去了光明。“啪”眼前突然一亮,瞳孔中倒映出的是灯光,也是人民解放军的身影。

“解放军来了!解放军来救我们了!”灾区的百姓拥抱在一起,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提着的心也放松了下来。在他们心里,解放军就是那盏照亮整个废墟的灯。

“你们带来的一盏灯,比来500人救援都管用!”老百姓的话也许有些超常识,但所处环境下,这是他们的最真实当的心理写照。一位老乡拿着自家倒塌下来的房梁上挂着的最后一块腊肉,来到赵宏兵所在的营地前:“解放军同志,辛苦喽!”

赵宏兵2_副本

2008年,赵宏兵参加汶川地震救援

三颗最甜的樱桃

在当地救援了一周多时间,这支救援队的主要任务转为分成3人一组的10支小分队,每个小分队都到灾区老乡家里去送医送药。

“我们所到的山区,村民主要靠种樱桃和中药为生。”在其中一天的送医送药上门工作后,临走时农家小姑娘一定要给赵宏兵等3人送一些樱桃,让他们品尝并表达感谢。

“我们肯定不能要。”赵宏兵给小女孩说:“谢谢你,心意我们领了,家乡遭受到如此大难,这些樱桃留着卖钱吧。”

背上医药箱回到营地时,打开药箱,赵宏兵发现了3颗樱桃:小分队的每人分了一颗,那是赵宏兵这辈子吃过最甜的樱桃。

在汶川工作和生活的93天,这支军医队伍顺利完成任务。最令他难忘的一幕,还是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会开幕的日子。

彼时,他们在帐篷里支起了电视,和当地百姓一起观看奥运会开幕式。当国歌奏响的那一刻,全部官兵和人民群众纷纷起立,站在一片废墟中唱起了国歌。

每次提到汶川地震,赵宏兵总有说不完的话。他想告诉大家,在汶川的每时每刻,无不接受着生动的革命教育课,也在提醒医护人员更要恪尽职守,守护好这些可爱的老百姓。“对我来说,这不仅仅是一次救援,更是一次心灵的洗涤,唱国歌的画面这辈子都忘不了。”

赵宏兵3_副本

脱下了军装的赵宏兵,继续在山大二院的平台为患者服务

一对“抗震父子兵”

也许,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中间还有一段“抗震父子兵”的佳话。

赵宏兵的父亲赵宗诚是1955年参军的老兵,曾参加过1975年辽宁海城地震、1976年唐山大地震的抗震救灾工作,并荣立过三等功。

从小听父亲讲当兵的故事,赵宏兵长大以后也成了一个兵。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1995年他大学毕业参军,在驻湖北伞兵部队进行半年的入伍集训。期间,还曾去过英雄的部队——“黄继光连”。

参军集训半年后,赵宏兵又到基层飞行部队锻炼两年。他和飞行员、地勤师、机务兵朝夕相伴,度过了难忘的青葱岁月。

2019年5月,退役后的赵宏兵自主择业来到山东大学第二医院工作。

“不舍!”赵宏兵顿了顿说,“虽然脱下了军装,但骨子还是个兵,最重要的,我还是军医。”在他看来,父亲那一代军人在战火中锻炼成长,严谨、务实、干脆、直接。“我们这一代继承了他们很多优点,而作为医生,可能有着更加细腻的思考,工作中方式方法也不尽相同。”

赵宏兵4_副本

2020年,赵宏兵驰援湖北时,特意剃了光头,这是标准的部队出征头,他的妻子为他擦去发渣

一声酣畅淋漓的大喊

由于参军入伍首先集训的地方就是湖北,赵宏兵一直将那里当作自己的第二故乡。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肆虐荆楚,中国再次直面考验。得知情况后,赵宏兵立马写了请战书,甚至都没来得及上交纸质版,拍了张照片发给科室主任就当报名了,他则立马准备起出征的行囊。